我們的服務

業務咨詢請致電:400-110-8809
當前位置:首頁>>公司新聞>>2016我們該如何應對科技發展帶來的失業問題

2016我們該如何應對科技發展帶來的失業問題

2016-11-08 閱讀:0

事實上,“包容性增長”是被全球經濟學家和金融機構提得越來越多的話題。不僅是在今年的G20會議上成為議題,據奧瑞克透露,它也一定會成為明年1月瑞士達沃斯全球經濟論壇的議題之一。在他看來,采取包容性的政策,最首要的任務是政府和企業共同努力,加大對員工的培訓和再培訓力度。

當大多數人都認為科技會挽救整個世界的時候,只有一小部分人看到了貧富差距也在持續擴大,隨之出現的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才是真正的挑戰。

“我住在倫敦的高街(著名購物街),近一兩年我看到至少有五分之一的商店櫥窗空了。這只是一個例子,證明零售業正在發生改變。而我的判斷是,科技的高速發展在短期內會帶來失業,這幾乎是非常確定的事情。”咨詢公司科爾尼(A.T.Kearney)全球總裁、董事會主席約翰·奧瑞克(JohanAurik,下稱“奧瑞克”)日前在上海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

科技的快速發展、更迭,究竟會造成更多的失業還是會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應該在一個怎樣的時間范圍內衡量這種影響?

空蕩的高街櫥窗和印尼的“夫妻店”

奧瑞克指出:“科技在發展,物聯網、機器人等技術的興起非常好,也非常重要。但在中短期,也就是3年~5年,我認為它們可能會減少而不是創造就業機會。不過從長遠來看,更多的工作形式會隨著技術的發展應運而生。”他還提到,就在去年,因為電子商務的發展,美國零售行業實體店的員工數量第一次被削減了。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在今年的云棲大會上首次提出“去電商化”,轉而做“新零售”。對此,奧瑞克表示非常理解:“這是完全符合他的利益的,但如果說能夠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就有點過于樂觀了。雖然說馬云絕對是一個天才企業家,但我們也必須意識到中國社會面臨巨大壓力。”奧瑞克說,阿里巴巴將持續繁榮,這一點他毫不擔心,但是他擔心這些像阿里巴巴的大公司為整個社會吸納的就業人數將仍然是微不足道的。

“蘋果作為最有價值的公司,卻也只有一兩萬人為它工作。同樣的道理,雖然阿里巴巴對中國GDP的貢獻非常突出,但如果你看看這些公司,你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盡管大多數GDP來自大公司,但是大部分就業卻來自于中小型企業。”奧瑞克進一步解釋道,這是發展中國家普遍面臨的問題。

他說:“我早些時候在印尼,這是全球第四大人口國,它97%的企業都是中小型企業,真的很小,只有5~10人的規模。那里幾乎沒有大公司,零售業完全由一些小的攤販構成,他們稱之為‘夫妻店’。印尼政府曾非常猶豫要不要邀請阿里巴巴進入他們的市場,他們試圖尋求電子商務解決方案以支持他們的經濟發展,但是又害怕電商會殺死所有的‘夫妻店’。所以你可以看到這些人對于失去工作的恐懼。”

科爾尼公司合伙人、大中華區總裁石德瑞(DanStarta)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我們在杭州的G20峰會上討論了這個問題。那天馬云、Uber的首席執行官特拉維斯·卡蘭尼克和百度的董事長李彥宏都在,我們參與了同一個對話。李彥宏對于技術如何創造實際就業非常樂觀,但我并不那么樂觀。馬云持中間意見,他認為電子商務已經變成了常態,我們無需再談論它,我們應該談論下一個新浪潮。”

石德瑞表示:“我認為這也是我們談論創造約1億個就業機會的起因。我認為技術可以創造就業機會,但是它不會為那些30多歲的人創造新機會,它只會為現在剛剛畢業的人群創造新的機會。這就需要整個社會和政府參與進來,實現‘包容性增長’。”

事實上,“包容性增長”是被全球經濟學家和金融機構提得越來越多的話題。不僅是在今年的G20會議上成為議題,據奧瑞克透露,它也一定會成為明年1月瑞士達沃斯全球經濟論壇的議題之一。在他看來,采取包容性的政策,最首要的任務是政府和企業共同努力,加大對員工的培訓和再培訓力度。

為中年人創造就業

上個月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年會上,思科全球主席JohnChambers表示,目前全球40%的工作在不久的將來會消失,其中很大的一個鴻溝是:國家、政府不知道如何去培訓員工,教會他們如何去做新的工作。

“試想如果電商帶走了零售業的工作機會,對于一個在零售店工作的40歲的中年人而言,當他面臨失業,等待他的下一份工作將是什么?這才是真正的挑戰,這是伴隨著科技而產生的變化最大的一件事情。”奧瑞克表示,“科技日新月異,它變化的速度太快。”

石德瑞認為,技術會帶來工資的增長,同時也會減少就業機會。對于中國,隨著增長放緩,新的技術進入制造業領域,商品價格產生變化,很多人會失去工作,因為所有的因素都在互相影響。“這要如何維持?我們需要有經濟能力的中產階層來購買產品。但現在,中產階層正面臨風險。”

在談到哪些行業從業人員的工作最容易被替代時,奧瑞克表示:“首先是那些從事中間交易行業的人群,大多數零售從業人員是非常有風險的;其次,主導信息交易的公司,比如銀行和其他金融服務公司會有被替代的可能;最后是大量的從事重復性工作的白領,比如人力資源,他們很有可能被人力資源機器人系統或者金融系統等替代。這通常是一個典型的開始,接下來會觸及更多的行業。”

對此,石德瑞認為,隨著技術的更新迭代,有一部分工作職位界限會變得越來越模糊,自動化和智能化領域將會出現更多的機器人取代人類工作。“隨著這個范圍擴大到越來越廣的領域,貧富差距會再次引起爭議,它會首先造成摩擦和沖突,因為50%~60%的人口將處于弱勢地位,這將造成社會問題。”他說,“歷史上,農業曾經占據了經濟體量的90%以上,農業遠勝于制造業。而隨著工業的發展,我們將社會機制轉移到原始機器生產上,我們相信同樣的發展路徑也適用于現在的智能機器人產業上。”

他還提出,人們需要重新考慮勞動結構和成本結構,甚至在工資方面,比如如何確定個人能夠帶來的價值。“我們正處于全球經濟轉型的時代,并且差距正在產生壓力,這促使我們重新對現有的體系進行思考,各國政府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了。同時我們也必須考慮全球資本的集中化趨勢。”就像五個電信行業的領先企業中,只有一個能夠在全球范圍盈利。在未來的銀行業中,小型的鄉鎮銀行將不復存在。只有5~6家全球銀行。全球資本的集中化有助于決策的制定,也許正是這些高度集中的資本迅速催生了數字化等新技術的出現。

恐懼來源于未知

在撇開一切技術進步帶來的社會問題后,奧瑞克驚嘆目前科技的發展速度。他說:“我們看到很多科技變化,人工智能、物聯網、機器人、3D打印、深度學習技術等,而且這一切都在同時發生,并相互關聯,簡直太令人驚奇了。比如我的手表可以控制我的手機、我在美國家中的熱水器,當氣溫變化時,它還會自動調節。早上我在外鍛煉的時候,它也會提醒我天氣……”

他認為,技術大致可以分為三類:第一類技術是人們已經充分掌握的,比如機器人或者3D打印等,人類知道它們朝著哪個方向發展;第二類是以物聯網為代表的技術,盡管大家都知道它將會帶來革命性的改變,并可以預測未來,但人們對它的認識還處于起步;第三類就是人類還不了解的未知技術,人工智能就是典型。所以針對目前科學界和產業界對于人工智能是否會毀滅人類的激辯,奧瑞克表示“恐懼來源于未知”。

就現階段而言,奧瑞克尤其看好物聯網技術發展。他表示,很多公司都在致力于發展物聯網,它無處不在,并且會深刻影響到我們工作和思考的方式。“未來,比如你有一臺洗衣機,以前你可能需要技術人員入戶進行安裝和維修,但是現在不再需要了,因為技術人員可以遠程操作。并且,當物聯網與虛擬現實技術徹底結合后,我們甚至不需要再培訓技術人員了。”

不過他忠告稱,科技發展當然是好的,但是當科技發展得太快,可能社會就跟不上了。這意味著,人、技能、監管方面都會容易出錯,很可能會引起監管或法律問題,也可能是人們對政府的信任問題。

因此從中短期來看,奧瑞克始終認為人類難以在短期內彌合科技和社會發展的鴻溝。他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這個問題有點復雜,一方面因為我們別無選擇,必須接受技術和社會的變化;另一方面因為世界是在相互競爭的,在技術方面,印度正在與中國、歐洲、美國和其他所有國家競爭,所以很難說對經濟是好是壞。”此外,他所擔憂的經濟風險還來自于貿易保護主義、地區沖突上升、財富劃分等問題帶來的增長停滯。

但從長遠來看,奧瑞克是樂觀的。他說:“我認為這將是一個凈增長的事情。技術將提高生產率,引出新的增長領域,這將改善人們的健康,比如生物學和計算機科學可能與人工智能結合。”

對此,石德瑞則認為,科學家們是有時間進行思考和進一步調整科技的。

“科技大潮滾滾前進,你不能拒絕它的前進,但是你必須有保持增長的機制,繼續為科技提供投資,建立一種有利于包容性增長的社會體制,這種體制可以讓社會更廣泛的人群受益。”奧瑞克最后總結道,“中國不再只關注自己,不再站在世界之外,它需要更包容的成長,其經濟發展要使更多人群受益,這一點永遠不變。”

3條評論

Sweety 2017-07-22 00:13
努力跟上時代,向往自由的未來
妍小姐 2017-07-24 22:37
不再只關注自己,不再站在世界之外。
妍小姐 2017-07-24 22:39
不再只關注自己,不再站在世界之外。